驻塞浦路斯大使黄星原在塞媒体发表署名文章《我心目中的“英雄”是什么》

Advertisement

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塞浦路斯大使馆

Advertisement

近日,驻塞浦路斯大使黄星原在塞浦路斯发行量最大英文报纸《塞浦路斯邮报》发表署名文章《我心目中的“英雄”是什么》,全文如下:

近日有当地媒体报道在澳大利亚的塞浦路斯年轻人德鲁·帕维(Drew Pavlou)的所谓“英雄事迹”。我对保罗本人和报道中的逻辑表示不解和担忧。我也希望作为长者跟误入歧途的保罗聊聊我心目中的英雄概念。

老一代塞浦路斯人都了解二战历史,更了解中塞传统友谊以及中国对塞国家发展与和平进程的坚定支持。中国本身是法西斯主义的受害者,日本侵华战争持续8年,导致中国伤亡3500多万人,中国在二战反法西斯东方战场做出了巨大牺牲。与此同时,塞浦路斯也深受法西斯主义、殖民主义和分裂主义所害,各年龄层民众在传统上和从内心里都对此强烈排斥。因此,我不能理解Pavlou在成长过程中都经历了什么,才形成如此离经叛道的观念?对香港的分裂暴恐行为表示支持并付诸行动,将中国等同于法西斯是对历史常识的背叛和对中国人民感情的伤害,强加“法西斯”的帽子并对中国朋友进行攻击更是Pavlou对自己祖先的背叛。

众所周知,持续数月的香港骚乱严重影响了香港的稳定与繁荣,遭到了香港特区政府和绝大多数香港民众的反对,中国中央政府处理香港问题纯属内政,并着眼于香港民众的利益和福祉。香港暴徒的行径与当年发动慕尼黑啤酒馆暴动的法西斯主义者一般无二,而支持暴恐活动无异于认同法西斯主义。昆士兰大学对Pavlou的停学措施一定有自己的考虑和价值判断,至少是维护学校秩序的正常举措,任何学校都不会让破坏纪律和秩序成为值得效仿的风气,任何国家也不会明目张胆地收留支持暴恐活动的他国公民,因为这只会自食其果、后患无穷。

回到我心目中的英雄概念,英雄不等同于冲动,不等同于支持暴动,不等同于无底线的特立独行,不等同于不顾历史、事实和常识的逢中必反。如果一个人对世界公认的历史存在根本性认知错误,通过违反大学行为准则、充当反华急先锋来哗众取宠,自恃拯救世界的英雄,实则无脑无知、无良无畏且执迷不悟,结果会是怎样呢?我真的不愿意看到Pavlou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越陷越深。或许香港反华头目之一黄之锋是Pavlou的偶像,但美国和英国只想利用他,并不欢迎他,美国政府也已公开否定暴力抗法的荒唐做法。黄之锋的下场还不足以令Pavlou警醒吗?

我在塞浦路斯工作了四年,接触了很多青年朋友,感觉绝大多数都是积极向上、朴实善良的孩子,很少有人搞政治投机。因此,我相信新闻报道中的观点不能代表绝大多数塞民众的良知,在澳大利亚的塞浦路斯人更不会像报道说的都变成了“最激烈的反华群体”。塞当地媒体长期习惯于美英的话语体系,并习惯性地随手转载英美媒体消息,这个传统是好是坏难以评论。但在一些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尤其是在青年成长和下一代教育问题上,应该也必须秉持尊重历史、客观公正的基本原则。如何引导青少年健康成长,客观认知历史、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是包括媒体在内社会各界的共同责任。

Advertisement